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煤矿哺养了本身小编生命之诗里,千吨压力驮在背上
新闻中心 2019-12-16 19:21

作者单位:陕西韩城煤业公司 你是矿工吗 你不是 因为你没有顶天立地的骨骼 不可能把千吨压力驮在背上 深不可测的亘古问候 只有我能一页页在翻腾 你听过远古的鸟鸣吗 你摸过远古的星辰吗 你见过远古的林涛吗 你尝过远古的味道吗 你没有 因为你不是矿工 你是煤吗 你不是 因为你没燃烧的渴望 不可能引火烧身 炽烈到太阳般的光芒 谁的日子被冬封锁我都知道 我知道燃烧前的思想怎样曲张 我知道燃烧中的血液怎样释放 我知道痛心彻骨后真理在闪烁 我知道我的经络一但成灰谁也不会难过 不管你是不是矿工 也不管你知不知道煤的性格 他们就是一个整体 一个志向 为你而燃烧不问谁是谁 为真理而辉煌生也沉默死也沉默

1.工具篇。矿车

铃声已响,刹不住的脚步。从现代起步,穿越历史的岩层

一段路程,数千年光阴

只剩滴答的水珠,传递远古的讯息

一束耀眼的光,在前面的前面,被时光漂洗成,梦中玫瑰的色泽

2.工具篇。风镐

父亲的遗物中,唯一沉甸甸的是风镐

凝着钢铁淬火后的无坚不摧,和一瓢父辈心酸的泪水

铮亮的把手,摁一下,还能在突突声中听出风雷激荡

我的煤矿,我的父辈,灵魂被这响声烫得闪闪发亮

3.工具篇。割煤机

眼前的草木,收藏了亿万年的阳光

以黑色的沉默,点燃冷硬钢铁内心里的炽热

割煤机,让工作以“刀”计量

一刀有一刀的期待,一刀有一刀的传奇

母亲说:每一刀都要尽量精准,别浪费地下的资源

牢记母亲的嘱托,我们把阳光收割

4.人物篇。老矿工

开春了,老矿工又开始在矿区逡巡

他迟暮的目光,抚摸过熟悉的调度楼,车间,矿灯房

最后停在待发的那一列人车上

天尚早,星辰还很遥远

似受磁石吸引般,他的脚步不自主向前挪动

一声汽笛,人车缓缓启动,陡然醒转的他,自嘲地拍拍头

吸鼻声里,老矿工微翕着嘴唇,回头张望太阳升起的方向

手中烟蒂,闪出星星之光,点燃远方地平线

5.植物篇。豌豆花

花朵已开,再也刹不住春光

风为媒的一粒花籽,落在这远古石头堆码成的山体

连接起所有已知未知和往返留连

一朵花,一丛绿

泊在矸石山荒芜的心尖

矿工用汗水,为它作最好的浇灌

6.杂物篇。火钳

燃起的灶膛里,火钳出入,它要先试试煤炭,燃烧是否表里如一

煤也在内心里盘算,我还想看看你,是否经得起检验

虚妄的火钳,只能挟起燃烧的柴火

面对内心火热,刚烈的煤炭,形如剪子的火钳,每一次出入都被灼热的火焰刺痛

火钳,伸出两指,叉开,倾心做出了胜利者的姿势